推文摘


2020年以来香港人口连续3年净迁出,到去年年底为止3年润了25.8万。by @Time Horizon (@Time_HorizonX) 20230702

<p>推文摘</p>


刘元春等判断:今后青年失业难题可能会持续10年,短期内不断加剧。处理不当,将引发经济领域外的其他社会问题,甚至成为政治问题的导火索。解决高校毕业生就业工作应与支持高技术产业发展政策协调配合;保青年就业要靠民间投资带动,关键在于完善法治建设,弥合疫情以来人们对法治建设的信心缺失。 by @曹山石 20230701

刘元春(1972年8月—),四川大竹人,曾任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经济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华人民共和国“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国务院特聘专家、国家“百千万人才工程”有突出贡献中青年专家,国家新世纪人才。现任上海财经大学校长


6月百强房企销售额同比-28.1%,其中27家企业业绩降幅大于50%。by @Time Horizon (@Time_HorizonX) 20230701


石油价格在100美元/桶的时候,还是比同等份量的可乐便宜。价格比软饮料还便宜的石油,全球一天要消耗1亿桶,可见有多难被新能源取代,也可见卖可乐真是个好生意。by @曹山石 20230701

  • 石油不仅仅是能源,还是工业原料,和新能源并非零和竞争关系,都是碳氢互联网的重要一环。
  • 可乐没有金融投资赚钱,可乐的股份归股东所有。

城投的融资期限也越来越短,10年前的时候发行加权期限在5年以上,现在已经只有2年多了,越来越依赖短期负债滚动。

最近很多专家呼吁发力财政刺激,而事实上财政刺激从来就没停过,最近5~6年广义政府部门杠杆率已经从2017年的60%出头大幅上升至110%,接近翻倍,一直在暴力增赤扩表,加杠杆加的都快冒烟了,城投则是其中的主力军,一直在发力扛鼎覆盖私人部门投资缺口,甚至有城投都开起了网红咖啡店,当然这么整副作用也愈发明显,滚债越来越难,现金流压力越来越大,信用事件频发,这种情况下还指望进一步发力财政刺激玩杠上开花,就好比要拔掉ECMO,跳托马斯回旋。by @Time Horizon (@Time_HorizonX) 20230630

  • 城投债和个人贷差不多,只是利率相对可控,因为自己是裁判。
  • Local government financing vehicle,LGFV,地方融资平台

<p>推文摘</p>

<p>推文摘</p>


辜朝明:不要把时间浪费在货币政策上,不要把时间浪费在结构性改革上,应该将所有精力都放在财政刺激上以保持经济运转。尽早走出资产负债表衰退困境。这可能是中国几十年来达到第一世界生活水平的最后一次机会。如果在这个关头处理问题犯了错误,中国可能最终陷入中等收入陷阱,这将是非常非常不幸的。by @曹山石 20230628

  • 国家和企业一样,一样有资产负债的数据。多个国家就像多个企业一样存在竞争合作,为的就是获得更好看的资产负债表。个人家庭也一样。
  • 经济体量和地域大小关系不大,参见台湾,日本,韩国,欧洲。
  • 消费市场大小是另一个维度的视角

辜朝明(英语:Richard C. Koo,1954年—),生于日本神户市,为鹿港辜家成员之一,辜宽敏之长子。台湾裔美国籍经济学家,现任日本野村综合研究所主席研究员,早稻田大学兼任教授。根据对美国经济大萧条时期与日本长期衰退的研究,他曾提出资产负债表衰退(Balance sheet recession)的理论([《大衰退:宏观经济学的圣杯》(美]辜朝明)【摘要 书评 试读】- 京东图书 (jd.com))。


2010年,我讲述房价的本质:房价是城市的经济水平和配套服务水平,在住宅之上的价格体现。 城市本身的产业经济,和城市提供的医疗、教育、商贸、休闲等等综合配套服务,合起来决定了房价的高低。 那个时候的我坚定的看好很多城市的房价,赞扬过很多城市极具特色的基础产业和配套服务。 一直到2016年,我因为无法接受去库存的玩法,对房价的突然的全面暴涨提出尖锐批评,指出这种暴涨完全脱离了城市经济与配套服务的基础,成为了空中楼阁。于是我成为了无数人的眼中钉,所谓专业唱空一万年。 今时今日,房价泡沫已经在破灭之中了,我看法还是:房价回到2016年,才算是脱离了泡沫,回归了基础。by @老蛮频道 (@laomanpindao) 20230628

  • 城镇化存在类似的问题,无法保证就业情况下,城镇化是人为制造失业。

辜朝明红线处说的很重要,只有感受过高杠杆后的被动去杠杆过程后,才会明白债务的副作用有多痛苦,而2015~2016年国内那波居民逆势暴力加杠杆之所以会发生,一个很重要的基础就是从上世纪末商品房政策启动后只有短短十多年,居民部门债务和杠杆几乎是从0起步,此后一路向上冲,一直在快速爬山,从来没下过,没有经历过完整的信贷周期,压根没有对债务副作用的切实体会,所以才能冲的这么勇敢,这么洒脱。之前顺周期一直经历的是存款厌恶,高负债偏好,随着高负债痛苦的延迟涌现,也会逐渐转变为负债厌恶,高存款偏好,会被金融规律教育的。

后面不少人会体会到日本卸鼎后的“借金地獄”现象(尤其是高杠杆失业者),拼尽全力都只够偿还部分利息,而不能减少本金,陷入永恒还债的地狱状态

<p>推文摘</p>

正文完
 
评论(没有评论)